《崔斯坦與依索德》

Tristan and Isolde

三幕愛情悲劇

作曲、編劇 : 李察•華格納

取自中世紀詩人哥特弗利˙馮˙史特拉斯保 ( Gottfried von Strassburg ) 的敘事詩《崔斯坦與伊索德》

首演:一八六五年六月十日,慕尼黑,由畢羅( Hans von Bulow )指揮

故事背景:中古(約十世紀)

《劇中主要角色》

崔斯坦 (Tristan) /被遣派到愛爾蘭迎接依索德的康瓦耳國騎士...男高音

馬可王 ( Marke ) / 康瓦耳國王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男低音

依索德 ( Isolde ) / 愛爾蘭公主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女高音

庫威那 ( Kurwenal ) / 崔斯坦侍從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男中音

布蘭干內 ( Brangane ) / 依索德的侍女......................女中音

梅洛 (Melot) / 馬可王的臣子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男高音

牧童 ( Stepherd )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男高音

舵手 ( Steersman )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男中音

年青的水手 ( The Young Sailor )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男高音

船夫們、騎士們和小侍從們

第一幕 - - >第二幕 - - > 第三幕

《劇情大意》

前事:

崔斯坦自幼父母雙亡,長大後繼承父親遺志,成為一名出色的騎士。及後崔斯坦前往空瓦爾國王兼舅父馬可王處工作,由於馬可王當時並沒有結婚,亦無兒無女,崔斯坦便將成為王位繼承人,因此宮廷裡的臣子十分妒忌他。其實崔斯坦一早察覺到這一點,於是崔斯坦每次都自告奮勇當最艱巨的工作,希望在工作中不幸犧牲,可是每次都凱旋歸來,使他名譽和聲勢壯大起來,令群臣更加妒忌他。

有一次崔斯坦為了結束故國與愛爾蘭的從屬關係,他殺死了莫洛德,即依索德的未婚夫,可是崔斯坦也身受重傷並無法治療。於是他坐在一葉孤舟,任由海上漂流,結果漂到愛爾蘭。伊索德接待了垂死的崔斯坦並為他療傷,而崔斯坦化名為坦崔斯。其實,伊索德一早發現他就是殺夫仇人,因為她發現崔斯坦的佩劍有一缺口,而那缺口和莫洛德頭上的碎片形狀一樣。於是伊索德打算殺掉崔斯坦報仇,可是崔斯坦可憐的眼神觸動了伊索德的心,連她手上的劍也掉到地上,崔斯坦就此逃過一劫了。

崔斯坦回國後不久,就自告奮勇接受一更難巨的任務: 替舅父馬可王到愛爾蘭向伊索德求親,故事就此開始。

在崔斯坦的船上

崔斯坦駕著船,載著愛爾蘭公主依索德由愛爾蘭向著空瓦爾 ( Cornwall ) 駛去,將依索德獻給那兒的馬可王為妻。船上的水手唱著歌 : 一位煩惱的愛爾蘭姑娘被崔斯坦帶到他的叔父馬可王裡,作為馬可王的妻子。空瓦爾已經在望,依索德卻心情惡劣地希望來場暴風雨,寧願人船俱亡,也不想到那堙C由於崔斯坦觸怒了依索德,因此他獨個兒站在船尾,迴避著依索德,並表現出他對依索德漠不關心。

(第一場)依索德的侍女布蘭干內試著安慰她,依索德命她請崔斯坦下船艙來,(第二場)卻被崔斯坦藉口手不能離舵而婉轉拒絕,他的侍從庫威那更語出不遜,指出崔斯坦並不是依索德的僕人,是不會應酬依索德的需要,庫威那唱出"英雄崔斯坦"。(第三場)依索德羞惱之餘,向布蘭干內道出她們曾經救了崔斯坦一事:崔斯坦殺了依索德的未婚夫莫洛德( Morold ),但亦被莫洛德所傷 ( 最後由依索德利用母親所教的草藥配方和魔法所救 )。後來崔斯坦化名坦崔斯( Tantris )至依索德處求救,依索德雖知這是仇家,但在和他的眼光相遇時,即愛上了他,結果一度舉起報仇之劍的手也軟了。

依索德認定崔斯坦亦愛她,而對崔斯坦將她獻給馬可王之舉認定為背叛她,也知道自己嫁給馬可王後,不會有愛情,而感到萬分痛苦。布蘭干內聽到這件事後,表示十分惋惜,另外布蘭干內注意到崔斯坦看著依索德眼時懷有愛意,亦對崔斯坦表示同情。現在崔斯坦把依索德看成奴隸並帶她到馬可王那裡,因此布蘭干內咀咒他們快快死去。布蘭干內安慰著依索德 : 嫁給馬可王並不是恥辱,而崔斯坦只不過是履行他的任務。而依索德暗晦地說 : 從這件事看出崔斯坦沒有愛她。布蘭干內提醒她,離家之時,母親曾給依索德兩瓶藥酒,以備不時之需,可以以愛的藥酒來改善和馬可王的感情。依索德卻由此而有新念頭,她要布蘭干內準備一劑死之藥酒,打算和崔斯坦同歸於盡。

(第四場)庫威那到來宣造她們要準備下船,但依索德在崔斯坦未向她賠罪之前,她絕不上岸。庫威那把這個信息傳給崔斯坦,此時布蘭干內就準備死之酒。(第五場)崔斯坦終於下來船艙,心頭亦是五味雜陳,並向依索德以冷漠的問候。依索德表示要向崔斯坦補償她失去的未婚夫莫洛德,崔斯坦便要求依索德用他的劍取他性命以作補償,但她拒絕。因為依索德想到這會辜負了馬可王的款待和誓言,但依索德郤要崔斯坦喝下酒作為和解,其實依索德目的是和崔斯坦同歸於盡。崔斯坦決定接受依索德的要求。兩人飲下了死之酒,以為立即死亡,卻迸發了胸中積壓已久的愛情。原來布蘭干內把愛之藥混入酒。兩人尚未完全回到現實中時,在水手的合唱聲中,原來船已靠岸,馬可王亦上船來了。

崔斯坦與依索德喝下毒酒[其實是愛情靈藥]

(酒只得一杯,崔斯坦先喝一半,然後依索德喝下另一半)

在空瓦爾,馬可王的城堡外的花園

 

(第一場)一個夜晚,依索德滿懷企盼,等待著崔斯坦前來約會。號角聲響起,馬可王和眾人出外打獵的聲音漸去漸遠。布蘭干內警告依索德 : 梅洛似乎心懷不軌,他正監視著崔斯坦的行動,但依索德不顧忠告,仍迫不急待地照著和崔斯坦的約定,依索德認為梅洛是崔斯坦的好朋友,他不會做出賣崔斯坦的事,然後依索德將火把熄滅,並揮動著手帕,好讓崔斯坦知道指示。布蘭干內明白這樣是不智的,但依索德這是愛情力量使她這樣做的,布蘭干內只好在外守候。(第二場)崔斯坦依約前來,依索德興高采烈地歡迎崔斯坦。黑夜的到來,驅逐了由陽光所照射出來的事實和虛偽的外表 : 那陽光的力量使崔斯坦守規矩地帶她由愛爾蘭到這裡來 ; 而那愛之力量使他們從困惑中解放出來。兩人見面,恍如隔世,互訴別後,只願永夜不晝,晚上的氣氛感覺十分安全,他們擁抱起來。布蘭干內再一次地催促天已亮的聲音,她唱出"布蘭干內的守望歌",提示危險將至,但亦無法將兩人喚回現實,愛情力量已覆蓋了死亡意識。他們歌謠被庫威那急忙送來的信息打斷 : 馬可王和他的隨從由梅洛領導而來了。(第三場)可是在庫威那跑來警告崔斯坦保護自己之時,馬可王和梅洛亦跟著進來,揭發了他們的奸情。馬可王在既震驚又失望的情形下,不解地向崔斯坦提出一連串的「為什麼?」 : 不明白崔斯坦一面力勸他選擇新娘和結婚,另一方面又背著他做些令馬可王羞辱的事。崔斯坦無法、不能也不願辯解,只問依索德,是否願意跟隨他回他的地方,依索德答應了。在親吻過依索德之後,崔斯坦拔劍和梅洛決鬥,但他卻故意傷在梅洛的劍下,崔斯坦跌落在庫威那的手臂上,而依索德也投到崔斯坦懷裡。

馬可王和梅洛到來了!!

 

法國西北部不列塔尼 ( Brittany ) 的崔斯坦的城堡

 

第三幕場景

(第一場)庫威那將垂死的崔斯坦帶回他生長的地方卡瑞歐堡,並派人去接依索德,因為依索德有靈藥救他。庫威那命一位牧羊人前去瞭望,若看到有船靠近,就吹一隻輕快的曲子傳訊。昏睡中的崔斯坦終於醒來,便問他身在何處。他仍是堅持活著的,因為他想與依索德見面。他並由庫威那口中知道他受傷後的一切,並對庫威那對自己的絕對忠心而感動。他神志不清地幻想著依索德的船到來,但牧羊人並沒有吹輕快的曲子傳訊。崔斯坦聽到悲傷的曲子時,又回想起小時候目睹相親的死亡,又想起現在自從與梅洛決鬥後負傷,他一直步向死亡。他希望依索德的藥能令他從折磨中康復。清醒後的崔斯坦更急於想看到依索德,在一陣激動後,崔斯坦又陷入昏迷狀態,昏迷期間又想起依索德的笑容。庫威那正在耽心崔斯坦是否仍有氣息之時,傳來了牧羊人輕快的笛聲,庫威那看見有艘船正向這裡駛來,他急忙到岸邊去接依索德。(第二場)崔斯坦無法再靜躺,亢奮地掙扎起身,欲迎向思念已久的愛人,崔斯坦每天都祈求這天的來臨,因為依索德能救他一命。他不顧一切地解下了繃帶,令傷口繼續流血因此依索德能醫治他的創傷 --- 永遠的。依索德呼喊著崔斯坦的名字進來,崔斯坦在喚出一聲「依索德」後,溘然長逝於依索德的臂彎中,依索德祈求他能活多一刻以分享再重聚的機會,可是他死去了。依索德喚不回他,亦暈絕過去。(第三場)此時,牧羊人又指示有一艘船靠岸,庫威那指出馬可王帶著梅洛和布蘭干內。庫威那不理任何解釋便出手,於是梅洛死在庫威那手中,但庫威那亦被馬可王的隨從所傷,未能保著性命,死在崔斯坦身旁。馬可王看到崔斯坦的屍體,悲痛地道出他已由布蘭干內口中知道一切,馬可王來這堨堛漪O請求他們原諒,並願有情人終成眷屬,但一切卻已太晚。依索德再度醒來,對著崔斯坦的屍體唱出《愛之死》之後,亦追隨崔斯坦而去。

- - 幕落 - -

<崔斯坦與依索德>首頁

<崔斯坦與依索德>初階篇

<崔斯坦與依索德>高階篇

<崔斯坦與依索德>唱片指南

華格納作品首頁

華格納首頁

我的首頁